亚洲足坛酝酿剧变!日本考虑脱亚入欧“袋鼠”返洋?国足怎么办

  当中国男足国家队处于“静默”状态时,亚洲足坛正酝酿着一系列剧变,影响着中国足球未来发展。

  10月1日是新一届亚足联领导班子竞选报名截止日,目前,仅有现任主席萨尔曼一人报名参加主席职位竞选,这也意味着现年57岁的巴林人谢赫-萨尔曼连任已经毫无悬念。按计划,2023年2月1日至2日,亚足联将在巴林举办第33届全体会员大会,主要任务是投票选举产生新一届亚足联领导班子,任期是2023年—2027年。

  由于俄乌冲突,国际足联、欧足联宣布针对俄罗斯足球的一系列严厉制裁措施,包括禁止任何国际比赛在俄罗斯本土进行;俄罗斯队只能用“俄罗斯足协”名义参赛,不能挂俄罗斯国旗或奏俄罗斯国歌;禁止俄俱乐部参加2022-23赛季任何欧足联俱乐部赛事;驳回申办2028年和2032年欧洲杯的申请;对参加2022-23赛季欧国联小组赛的俄队实施降级至C级;禁止俄罗斯女足参加2022年欧洲杯和2023年世界杯,等等。

  俄罗斯主帅卡尔平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及是否会加入亚足联时表示:“让我们看看什么时候能够完成,六个月内可能不会,两三年后也许可以,但是我希望能够在一年内迅速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9月24日,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进行了一场国际足球友谊赛,俄罗斯队客场2-1击败吉尔吉斯斯队,这或许是一种信号。

  据日媒爆料称,日本足协正在为备战2026世界杯酝酿“脱亚入欧”,一揽子计划中包括参加下一届欧洲国家联赛,目的是增加与更多欧洲强队交手机会,终极目标是2050年夺得世界杯冠军。

  日本男足在亚洲无疑是超一流。目前,FIFA世界排名24位,亚洲排名第2;从2005—2022年,球队排名变化轨迹看,最高世界排名是2005年15位,最低世界排名2017年57位,近4年稳定在前30位,亚洲排名稳定在前2位。

  从1998—2022年,日本队连续7次出现在世界杯赛场,最好成绩是3次晋级16强,作为4届亚洲杯冠军得主,日本足协的定位是“弄斧到班门”,全力挑战欧美足坛劲旅。

  日本队受邀参加过2届美洲杯,1999年美洲杯2-3秘鲁、0-4巴拉圭、1-1玻利维亚;2019年美洲杯0-4智利,2-2巴拉圭,1-1厄瓜多尔,值得一提的是,当时日本是混编二队(5名老将+ U22国奥),有16人是第一次代表成年国家队参赛,平均年龄22.3岁,已经加盟西甲皇家社会的久保健英那一年才18岁。

  大家知道,日本队卡塔尔世界杯小组赛对手有德国、西班牙人两支欧洲劲旅,另一队是哥斯达黎加。主教练森保一从2018年8月开始执掌帅印,24场热身赛有21场对手是美洲和非洲球队,风格与欧洲队完全不一样,寻找欧洲强队热身是备战2022世界杯的迫切需要。

  日本足协今年不惜花巨资组织2次“麒麟杯挑战赛”,受邀参加6月“麒麟杯”的是巴西、巴拉圭、加纳、突尼斯4队,受邀参加9月“挑战赛”的是美国、厄瓜多尔,而欧洲球队在FIFA比赛日都忙于欧国联比赛,根本没时间陪日本“过招”。

  2026美加墨世界杯决赛圈扩军至48队,欧洲参赛队多达16支,日本碰欧洲球队几率更高。对日本足球而言,与亚洲队交手,既得不到锻炼,也无法让日本球员提起兴趣,像东亚杯这样有韩国队参加的赛事,旅欧的日本球员也不会参加,因此,打进2026世界杯8强也好,实现2050年夺得世界杯冠军目标也罢,日本足球考虑“脱亚入欧”,参加欧国联比赛是更现实的需要。

  澳大利亚足协2005年3月“脱洋入亚”,2006年1月1日成为亚足联成员,那么,原本属于大洋洲的“袋鼠队”为何要加入亚足联呢?

  大洋洲足球影响力低,从卡塔尔世界杯名额分配能够看出来,欧洲13席,非洲5席,南美洲4.5席,中北美和加勒比地区3.5席,亚洲4.5席(不含东道主),而大洋洲仅0.5个席位。

  澳大利亚男足一直是大洋洲足坛头牌,1980—2004年,4次夺得大洋洲国家杯冠军;新西兰是唯一能与之叫板的球队,1998、2002年2次称霸。

  从1986年世界杯开始,大洋洲成为一个独立赛区,拥有了0.5个晋级附加赛名额。作为大洋洲区冠军队代表的澳大利亚,若想晋级世界杯正赛必须再过最后一道关口,打赢洲际附加赛,不过,每一届对手来自不同洲。

  1986年澳大利亚队在附加赛输给欧洲的以色列队,1994—2002年先后输给南美的阿根廷、亚洲的伊朗、南美的巴拉圭。2006年世预赛是“袋鼠队”最后一次以大洋洲球队身份打附加赛,淘汰乌拉圭晋级决赛圈。

  澳大利亚足协挖空心思挤进亚洲,收获自然不小,已经连续5次晋级世界杯决赛圈,其中2次通过世预赛附加赛击败洪都拉斯、秘鲁闯进2018年、2022年世界杯正赛。

  有传言称,澳大利亚足协或考虑重返大洋洲,当然,还是与世界杯名额分配有关。

  2026世界杯决赛圈首次扩军至48队,名额分配是欧洲16席、非洲9席、亚洲8席、南美洲6席、中北美及加勒比海6席、大洋洲1席,这46席直接晋级决赛,东道主1席或多席,并占用该洲名额。剩余两席将通过附加赛决定,参赛球队是除欧洲外,各大洲各出一队,东道主所在大洲额外再出一队打附加赛。

  澳大利亚男足世界排名39位,假设澳队重返大洋洲,2026年或2030年世预赛能遇到的对手是新西兰(世界排名103)所罗门群岛(137)新喀里多尼亚(160)巴布亚新几内亚(161)塔希提岛(162)、斐济(163)瓦努阿图(164)美属萨莫亚(188)库克群岛(189)萨摩亚(191)汤加(197);以澳足的实力,铁定拿到大洋洲唯一出线名额,新西兰则只能通过附加赛实现晋级世界杯正赛梦想,新西兰人会同意吗?此传言大概率是以讹传讹。

  一方面,中国足协要力争有更多人进入新一届亚足联领导班子,增加关键岗位的话语权,即便是不能为中国足球谋得一些“好处”,也尽量避免被竞争对手“暗算”,毕竟“朝中有人好办事。”

  目前,亚足联执委会有29名成员,17个常设委员会,主席16人,副主席20人,委员人数多达227人。

  足协有9人在亚足联各委员会任职,除杜兆才既是国际足联理事,也是裁委会主席外,刘驰是“参赛管理机构”ECB主席,沈睿是纪律委员会副主席,张剑、罗钊、刘杰、蔡勇、孙雯、费健6人分别是法律委员会、发展委员会、市场委员会、技术委员、女足委员会、会员协会委员会委员,任期到明年1月底结束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上一届亚足联领导班子换届,中国失去了竞赛委员会、媒介与联络委员会委员两个职位。竞赛委员会不如秘书处竞赛部有实权,但涉及世预赛、亚洲杯等竞赛规则的一些提案,会在竞赛委员会进行讨论。

  目前竞赛委员会主席是越南人陈国峻,副主席是伊拉克的马苏德,在FIFA排名前10的亚洲球队中,除中国和伊朗外,日本、韩国、澳大利亚、卡塔尔、阿联酋、沙特、阿曼、乌兹别克等在该委员会都有委员。

  另一方面,时不我待,足协必须抓紧明确男足国家队主帅人选,尽快组建新国足,积极备战2023亚洲杯和2026世预赛,毕竟中国队2026美加墨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首场比赛时间已经确定,是明年11月份,对手待定。

  众所周知。国足的FIFA世界排名高低至关重要,直接影响2023亚洲杯决赛阶段、2026世预赛的分组抽签。而中国队近10年最高世界排名是2017年10月57位,目前世界排名78位,亚洲排名11位,提高世界排名最有效的办法是多打国际比赛,多找欧美强队进行热身。

  因此,可考虑从2023年开始恢复每年一届的“中国杯”国际足球锦标赛,仍像前三届一样暂定为4支参赛队。

  前3届赛事影响力不小。第一届参赛队有智利(世界排名29)、克罗地亚(15)、冰岛(63),第二届参赛队有乌拉圭(13)、威尔士(19)、捷克(32),第三届参赛队除南美劲旅乌拉圭(13)外,还有乌兹别克(77)、泰国(111),给人感觉有凑数嫌疑。

  中国足协必须坚持邀请强队,不能倒牌子,变“烂尾楼”。比如,参赛队除邀请世界排名前35位的欧美强队外,还可考虑邀请上届亚洲杯冠军或亚洲排名第1的球队,这样有利于给国足加压,也能提升赛事影响力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