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的垮掉:从大英帝星到混迹土超断崖下滑背后是顽疾不改

  如果不是租借贝西克塔斯的消息传出,很多人或许快要忘记这个名字:德勒·阿里。

  7年前,未满19岁的他从家乡南下伦敦,连跳两级加盟热刺,英超处子赛季便入选三狮军团,“年少成名”、“出道巅峰”是他的注脚;7个月前,即将26岁的他带着两个赛季1球1助攻的耻辱数据离开新白鹿巷,却在古迪逊公园留下了一段更不堪回首的时光,让人感叹“天才末路”,“帝星陨落”。

  成长于米尔顿凯恩斯街头的阿里,职业生涯仿佛被人摁下了快进键,一如同龄人难以想象他如何能在22岁身价过亿,局外人也无法理解他为何会在当打之年垂直下行,但一切,似乎又有迹可循。

  阿里以往的高光表现,确实不负天才之名:世界杯四强、欧冠亚军、连续两年的PFA年度最佳年轻球员奖,这是大多数球员难以企及的高度。“他比20岁时的我更优秀。”2017年,刚刚退役的兰帕德这样称赞自己的国家队后辈。蓝军名宿并非捧杀新人,20岁的阿里,代表热刺出场37场,交出的答卷是18球9助攻;而同龄的兰帕德还在伦敦的另一支球队,38场比赛他为铁锤帮贡献了5球7助攻。

  灵动的跑位和过硬的脚法,是阿里得以崭露头角的两大秘技。19岁的英超处子赛季,阿里便能交出33场10球9助攻的“准两双”数据。第二个英超赛季,他更是一举打进18球,成为仅次于凯恩的球队二号射手。接下来一个赛季,阿里继续着自己的惊艳表现,贡献9球11助攻。彼时,阿里既可外围远程发炮,又可突入禁区抢点,还能用花哨的盘带夺人眼球,进攻端的全能身手一览无遗。

  连续三个赛季的亮眼表现,也让阿里顺理成章地入选了英格兰队征战俄罗斯世界杯的大名单。世界杯上,阿里虽然并非绝对主力,但他在1/4决赛中头槌破门,帮助英格兰队2比0击败大黑马瑞典,时隔28年再次敲开了世界杯四强的大门。

  彼时的阿里,是波切蒂诺口中“世界上最好的年轻球员之一”。阿根廷教头注重逼抢与反击的开放战术,以及相对宽松的育人环境,给了这位出身街头的尼日利亚裔少年“野蛮生长”的空间,阿里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快速积累、一夜茁壮,成为波切蒂诺时代热刺崛起的一面本土旗帜,而他也用一年更胜一年的表现,报答了掌印者的信任与厚爱。

  阿里的巅峰来得如此迅速而短暂。2018年世界杯后,他的状态开始出现波动。2018/19赛季,阿里合计因伤缺席22场比赛。虽然那个赛季,热刺最终出人意料地打进欧冠决赛,但是阿里的“挣扎”,已经初见端倪。各项赛事仅有7球入账,成为他加盟热刺以来数据最苍白的一季。在转会市场上,他的身价从2018年时的1亿欧元,下降至2019/20赛季结束后的5200万欧元,而如今,这个数字只剩下1600万欧元。

  诚然,大腿受伤、手部骨折,以及反复出现的腿筋受伤,都在不同程度地消耗着阿里的身体,尤其是腿筋伤势,不断磨损着阿里赖以生存的爆发力。但是伤病之外,波切蒂诺之后历任主帅对他的不满,也并非毫无依据。

  初登英超至今,阿里令人印象深刻的除了盘带和远射,还有饱受诟病却始终未见改善的小动作和坏脾气:根特的德贾格尔、曼城的德布劳内都曾是他恶意犯规的受害者,挑衅对手甚至在更衣室与队友发生口角同样屡见不鲜。

  “我时常与坏人们鬼混”,21岁时面对采访镜头,阿里坦言是足球改变了自己,12岁的他,还是凌晨两点仍在混迹街头的问题少年。不同于凯恩、孙兴慜这样的“乖乖牌”,儿时种下的种子,赋予阿里旁人艳羡的灵性的同时,也埋下了不易察觉的祸根。

  加盟热刺几周后,波切蒂诺便时刻敲打他,警告他在训练中不够努力;上任之初,穆里尼奥就曾对阿里表示:“你有成为世界级球员的潜质,但是终有一天,你会因为自己没能达到预期高度而后悔,你应该对自己要求更严格。”面对穆帅的语重心长,阿里歪着头,眼中全是漫不经心。

  在重视整体的穆里尼奥眼中,这样的散漫和随意,显然是不可接受的。2020年12月对阵斯托克城的联赛杯淘汰赛,阿里的一次失误,导致球队一度被扳平比分。穆里尼奥非常不满,立刻将阿里替换下场,并在赛后表示,那个位置的球员应该得表现出连接的作用与创造力,而不是给己方制造麻烦,失望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孔蒂接手后,鲜在公开场合评价阿里,但却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态度。意大利人治下,阿里仅仅获得了零敲碎打的281分钟出场时间,他最终也在孔蒂任内离开热刺。“通常来说,球员离开,是因为实力达不到我的要求了。换个环境,对俱乐部和阿里来说都是一个好的决定。”对于热刺20号的离开,孔蒂同样毫无波澜。

  场外的灯红酒绿,也影响着阿里的身体状态。“派对男孩”是热刺时期阿里的绰号,他流连夜店和派对的消息,常见于英国各大娱乐小报的报端;2020年英超因为疫情停摆后,阿里被曝出连续两晚外出轰趴;疫情期间,阿里还曝出了歧视亚裔的丑闻——场外的花边,在球场表现下滑的同时,自然而然成了不可饶恕的罪状。

  “人们老说教练该激励他,教练该找回他最好的状态,我不同意。如果球员不能自我激励,我们也做不了太多。”当穆里尼奥的评点被用作“鞭尸”阿里的工具,在感慨葡萄牙人的识人本领的同时,你是否也生出对英格兰少年苦果自食的释然?

  阿里的下滑,是自甘堕落,却也不仅以他个人的意志为转移。依靠天赋维系的高光,终究有耗尽的一天。阿里具备不俗的小范围摆脱技术,却缺乏掌控全局的视野和头脑。在比赛中,阿里的发挥总是需要依赖队友的支援,而不能主动地支援其他队友。在越发强调整体的现代足球环境下,阿里需要队友为其创造空间的要求,已经与时代相冲突。

  球队战术环境的变化,让阿里很难继续拥有自由发挥的空间。凯恩的后撤,让阿里失去了后排插上时的掩护。穆萨·登贝莱和埃里克森的先后离去,极大削弱了热刺的中场推进和输送,也让阿里很难在身后继续拥有舒服的传球手。

  面对变革,身旁的队友们积极求变:凯恩不再只做从单纯的禁区支点,转型成在前腰和锋线灵活切换的自由人;孙兴愍将更多的精力从单纯的边路突击,放到了靠近中路的门前终结上;小卢卡斯也不再只会抱着边路盘带,学会了更多地在中路做文章,甚至屡屡依靠头球攻城拔寨。

  而阿里呢?你可以说他缺乏足够的转型意愿,但同时也的确存在先天不足:身高188公分但并不擅长高空作业和背身拿球,更缺乏主动发挥支点作用的意识,这让他不具备和凯恩换位,以迷惑对手、丰富战术的能力;作为中前卫,大局观和攻防转换中的积极性又难以满足要求;阿里最擅长的影子前锋位置,在热刺已经被淘汰,生存空间被挤压殆尽后,留给阿里的选择,似乎只剩下了黯然离开。

  北上利物浦,阿里依然没能点燃“逆转命运”的最后一根火柴。上赛季在埃弗顿的11场英超出场中,仅在提前保级后、无关紧要的收官战中首发。零球零助攻,埃弗顿虽然惊险保级,但是阿里并无多少实质贡献。曾经对他寄予厚望的兰帕德,在成为太妃糖主帅后,最体面的善意变成了“还需要加倍努力”。最终,阿里在半个赛季后就再次收拾行囊选择离开。英格兰到土耳其,跨越的不仅是遥远的地理距离,更是一段已经不可挽回的生涯落差。

  2022年3月8日,阿里首次以客队球员身份走上托特纳姆大球场。赛后,老队长洛里带着他,在南看台前与热刺球迷们正式告别。掌声宛如昨日,但是26岁的阿里深知,这不只是20号到36号的改变,也不只是白色到蓝色的更迭,那个最好的自己,已经被遗落在了北伦敦的歌声里——像滑落的流星,曾经闪耀,然后,一去不回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